魏文宣皇后司马懿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更是劫。

【罐昏】无题

跟一个嗑罐昏朋友打赌输了的产物。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如有雷同,算我的锅。OOC见谅。第一次尝试罐昏,不知道会不会撞梗,如果撞了那……真巧……
OOC预警。昏视角。不妥删。

我不安地捏紧了胸前的挂饰,脑子里全是挂饰里我one pick的那个人的影子,咬紧了下唇。
  明知道这一次团综的戏码,就是十一个熟悉得清楚对方内裤色号人互相装不熟,疑似大型非诚勿扰现场的小分队生产流程。但当我站在那个木质的小屋里,面对着那个古朴的小木盒,还是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把属于那个人的心形相片拿起来,小心翼翼地装好。
  当一切按照预想中的情境进行时,大家都快憋不住笑了。
  但是当赖冠霖顶着游戏第一的光环径直走向姜丹尼尔时,我承认我顿时有了一种逃离现场把他的照片扔回小木盒里的冲动,可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犹如一只红艳艳的深海大螃蟹钳住了我的双腿,让我僵硬在原地,心里一阵泛酸。
  于是当我再一次站在那间让我抉择不定的小木屋里时,看着眼前绿油油的一片树藤,我不禁气的胸口闷了半天,决定放弃这个负心的家伙,选择了一见面就对我大表仰慕的裴珍映。
  然而戏剧性的一幕再一次上映,最后阶段的选择中,轮到赖冠霖打开他的项链时,我却破天荒地看到了我的脸。
  这又是哪门子爱情买卖的戏码。
  后面的事情不用说了。我跟裴珍映的互相pick的戏码都了解了,让其余八个人成功吃上了瓜。
  我相信绝对是灯光太过于柔黄,让我看不清赖冠霖眼神里的情绪,但是几个小时前我的失落已经化为难以言喻的情绪,开始有点儿后悔没有坚持自己的选择。
  我虚张声势地安慰自己,我们都只是想逗一逗,气一下对方。
  赖冠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一直到小分队确定,他又一次站到了我身边时都是如此,我一边感慨他综艺感的进步神速,一边又在内心暗喜再一次成功组队,这大概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新专辑的筹备还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是……我自己其实已经开始搞不懂这个梦幻搭配了。
  当一身修身西装的裴珍映一脸悲愤地出现时,我所有的情绪在看到他脚上那双宿舍限定红拖鞋时瞬间爆发,差点笑的生活不能自理。
  比起一旁依旧挂着不明意味的酷guy表情的赖冠霖,我觉得我肯定是跟金在奂打闹久了。他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的笑点,并且成功地带领我渡劫到了出神入化的顶尖境界。
  意想不到的最可怕的事情随后也发生了,没过多久,我看着同样一身西装的赖冠霖,皱着眉头低头看了裴珍映那双艳红的拖鞋一眼,坚定地选择了他那双昂贵的巴黎世家但是完全不符合此情此景的鞋子。看到他俩这个造型站在我面前,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塌下来的时候还不偏不倚地砸在了我全部被撩上去刘海上面。
  这个迷之走向的专辑封面拍摄,让我不禁悲从中来。槽点实在是太多了。我不知道这种奇妙的犹如青涩牛油果搭配奶油蛋糕的风格是怎么组装成功的,我只知道当这些概念图放出来的时候肯定会羞得我不忍直视。
  在有些微妙的气氛里,终于熬过了这一次造型风暴的折磨,我逃也似的冲进更衣室,准备把这身可以把人尬出银河系的搭配脱下来。
  然而在我解开第一个扣子时,更衣室的门突然被人暴力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不合时宜地闯了进来,我还没来得及尖叫一声,熟悉的气息瞬间包裹了我,成功把我百年不遇的高音掐死在了喉咙里,来人高热的鼻息喷洒在我的脸上,还有一个充满侵略性的单方面的吻在电光火石间堵住了我的嘴。
  我一瞬间忘记了挣扎,瞪大了眼睛,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能定定地看着赖冠霖在我面前无限放大的俊脸,狭小的更衣室里他的气息瞬间占据了主导,我无处可躲,唇上温热的接触一直提醒着我被这个弟弟强吻了的事实。
  我清楚的知道,我并不想推开他。

占个tag致歉……
我现在只想找个大红相框把他俩裱起来强行结婚呜呜呜。

占tag致歉
Wanna one官周 实在收不到塌塌的证件照和随机卡
自己一怒之下买了一套官周
有耐心的可以等到我高考完后发货
11个成员的唇印卡 纹身贴 磁带
丹【已出】  眨 罐 邕 25
塌 雀 黄 狼 20
辉 云 玉 15
全部出(钥匙扣日记本目前考虑自留)
单个成员不包邮,两个及以上半包。
【!!!除罐丹塌以外的一直娱特典的官周自拍卡也可以一起出,每个成员加8元即可】
无论抽到谁的证件照和随机照片,全部换塌塌,换不到也出。
五月下旬官周才发货,我高考后开始寄给你们。没办银行卡,走微信支付,信得过的来。除非代购说没货,不然不会跑单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占tag致歉。不妥删。出本回血。
看上的私我。
惊觉鸳梦(有人要了) 温带海洋(有人要了) 姓林名秦(有人要了) 还有一本九州天空城刃逸的浮生若梦。
本人高三学生党,没有支付宝,有愿意走微信支付的旁友吗~
我是诚实的小仙女~
周一统一发货哦。由于读高三,不一定能及时回复见谅。

30天安利张若昀挑战
Day 30 你会喜欢他到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余生里是否会一直有你,但从相遇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这是我从未有过的,从灵魂深处对一个人的痴迷。幸好,遇见了你,还不算太晚。❤
张先生,爱你的人很多,我也是其中一个😋。

30天安利张若昀挑战
Day 29 最喜欢哪张机场图
虽然这张不是但是好喜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0天安利张若昀挑战
Day 28 最喜欢他什么
首先是颜值一波圈粉,然后是走秀一般的气质!然后就是各种细节!!要夸他我能夸三天√

【邦良】没有题目。

  一个瞎扯的故事。烂尾。刘邦视角。ooc见谅,如有不适删。

我裹紧了身上的风衣,早晨近7点的太阳还没有什么热切的温度,初生的光芒夹杂着清晨余寒未却的风凌冽地扑面而来。今天我的目标仍然是那些背着书包上学的孩子,我的生计几乎都依靠他们,尤其是那些没有家长接送,独自一人行色匆匆的孩子,看起来就很容易拐卖。
  抵达学校门口,我不动声色地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停好车,静待上学高峰期的来临,今天是星期一,我也许会赚的更多。
  按捺住心中的澎湃,我日常开始打理我的车,尽管已经使用了多年,但它仍然铮亮如新,在我精湛的车技下仍然能够开出每小时20公里的神速。在这部车的后备箱里,放着一个大箱子,装着我这一天全部的希望,有了这些东西,轻松套走一个小孩子并不是什么难事。
  远处的钟楼敲响了七点半的钟声,离学校不远的街道上开始出现了一些小孩子的身影,我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他们高谈阔论的声音,大概是昨晚排位几连跪的惨痛经历,我心中暗笑:玩韩信打野第一件不出圣杯怎么续航?装备都出错还想上王者?
  来上课的学生渐渐多了起来,我心中暗骂一声,甩开心中满满的吐槽,坐上我的车,挂挡踩油门,从小巷里拐出来,一个托马斯回旋完美地停在了学校门口,连头上的发型都没有乱。
  果不其然,那群孩子看到我,有几个已经带头向我跑了过来,我一直坚信是我的颜值吸引了他们,也就是凭着这张英气逼人的脸,我才能套走如此多的懵懂小孩。此刻我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扑通一下跳下车,猛地掀开后座上盖的油布,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我们全村人的希望。
  我毫无意外地看着他们激动的眼神,眼里闪烁着对绝对力量的渴望,仿佛一群狂热的信徒,充满了诚挚的信念!
  终于有人先说话了:“老板,一个茶叶蛋多少钱?”“我要一杯豆浆再加一个土豆饼!”“今天有没有卖烤地瓜?”
  我叫刘邦。是一个卖早点的,每天起早贪黑骑着我的三轮车,风里来雨里去,为了生计操劳奔波,准时蹲点小学门口,如此操劳却依然保持着回眸一笑百媚生的超高颜值。
  今天似乎也如平常一般,但我很快从中看出了一丝危机。
  今天的玉米棒子没有卖完。而且剩了一大堆。
  我危险地眯起眼睛,警觉地意识到学校大门的那一头又多了一辆三轮车,仔细端详一番,那人卖的就是玉米棒子,顺带出售鸡蛋饼。
  我并不想今天回家抱着玉米睡觉,我个人比较喜欢嗑瓜子。所以我决定找个机会,去对面的摊位转一圈,同样是碳烤玉米,我的咋就卖不出去了?难不成对面多撒了一把味精?
  待到小学生纷纷散去,我抱着对面肯定是多加了食品添加剂的心态,收拾摊位完直奔我的商业对手,在他收摊前成功拦住了他,一句呛人的话还没喷出来,我的商业对手抬头看了我一眼,他单镜片下水波流转的蓝眸微微一动,成功把我的食品安全法条例逼成了一句丝毫没有骨气的我只是想买个玉米。
  我的心上仿佛被后羿射了一箭。
  也许这就是那谁说的一见钟情。
  我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平时伶牙俐齿脸皮三层的我居然变得期期艾艾,在接过他的玉米之后我仍然不想就此离开,一个激动伸手打翻了他装鸡蛋的箱子。
  我清晰地听到了鸡蛋破碎的声音。
  “……今天白云的形状很漂亮。”我尴尬地笑了笑,“我会赔的……”
  我的商业对手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天空,冷面含愠隐忍不发,我赶紧掏出我自制的名片递给他:“我叫刘邦,以后每天早上我赔你一份早餐,你的鸡蛋碎了几个我就赔几份!”
  “张良。”他伸出一只秀气的手接了过去,然后冷漠地把他的名字丢给我,又补了一句“不值几个钱,不用这么麻烦。”随即收拾好装着破鸡蛋的箱子,骑上他的三轮车,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任凭我怎么呼唤也不肯回眸一笑。
幸好我还买了根玉米。
也许这就是爱吧,咬下去第一口我就差点感动哭了,金黄的玉米粒喷香扑鼻,绵软的香甜久留于唇齿之间,和他做的玉米棒子比起来我的简直是粗制滥造,难怪一帮小兔崽子都不肯照顾我的生意。
  从那以后,每天我都会跑到张良那边,不管他接受不接受,都会强行塞给他一份爱的早餐,每天换着花样来,虽然不知道鸡蛋打碎了几个,也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我决定就这么一直送下去,每天跟他能够说上几句话就能安抚我昨天晚上沉闷出来的躁动。
  啊,真他妈好看。好想抢回家。
  我不由得赞叹道,并产生了违法犯罪的念头。
  后来送着送着我们就一起在学校门口开了个小吃店,虽然是我单方面厚脸皮寻求企业兼并商业联合。为了保持店门口的整洁,我差点跟门口老槐树下的一个江湖医生打起来,那江湖医生脸长得很黑,天天站在店门口卖风油精,那天我好说歹说劝他换个地,他不仅泼了我一身风油精还嚷嚷着要叫他对象拖一只鲲来神仙打架,那一次我洗了一星期澡才去了风油精的味。现在张良还会在餐桌上拿这件事笑话我。
  没错,他已经是我对象了。
  我可算找到比我还好看的人了。
  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真棒。

————新年快乐。